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萧家老大
萧家老大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18,400,791
  • 关注人气:13,623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正文 字体大小:

盛唐诗人: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

(2019-12-13 07:30:00)
标签:

历史

文化

唐朝

分类: 随感杂谈二

盛唐诗人: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盛唐诗人: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

鹳雀楼,建于北周年间,当时因其气势宏伟,登楼有腾空欲飞之感,故名“云栖楼”。后因楼上常常栖居一种叫鹳雀的水鸟,才被称为鹳雀楼。此楼本是军事建筑,却因王之涣的一首《登鹳雀楼》而成为文人墨客登临放歌、驰目骋怀的首选,与武昌的黄鹤楼、巴陵的岳阳楼、南昌的滕王阁,并称中国古代四大名楼。 

唐代某个春日,王之涣登上鹳雀楼遥望远山,广袤天宇下,一轮白日徐徐下落;脚下,黄河波涛滚滚远去,雄浑壮阔的景象,让少年诗人,心潮澎湃,顿悟宇宙壮丽伟大,个人眼界狭小,要想追寻更阔远更壮观的境界,还需要继续登高。他慨然写下:“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。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。”

这首诗一经传唱,便脍炙人口,成为家喻户晓,耳熟能详的千古绝句。不过,《登鹳雀楼》如此有名,但新、旧《唐书》却均无王之涣传记,元代辛文房编撰的《唐才子传》所记也甚简。幸好,唐人靳能所作《唐故文安郡文安县太原王府君墓志铭并序》提供了比较可信的第一手资料,才让后人知道了王之涣比较完整的一些情况。

据靳能记载,王之涣是初唐蓟门人,生于武后垂拱四年(公元688年),卒于天宝元年(公元742年)二月,享年五十五岁,原籍今太原,家居今山西新绛县,与岑参,高适,王昌龄一同被世人称为唐代四大“边塞诗人”。

王之涣尤善五言诗,以描写边塞风光为胜,是浪漫主义诗歌的代表诗人之一。他的家族太原王家,是当时有名的望族。王之涣排行第四,自幼聪颖好学,不到二十岁便能熟读经典,精研文章。少年豪侠义气,放荡不羁,常击剑悲歌,到了中年,一改前习,虚心求教,专心写诗,短时间里,已经诗名大振,与王昌龄、高适等经常唱和。

在当时的诗人,如李白之流一齐涌入长安,寻求终南捷径,在朝为官的时候,他却十分低调,作了冀州衡水县主簿。

不久,被人诬陷,遂拂衣去官,在家赋闲十五年,晚年在朋友帮助下,才又出任文安县尉,死在任上,葬于洛阳。王之涣在职之时,官风清白,理民公平,颇受当地百姓称道。文安县尉任上,他曾经动员县城财主,集资办学,兴教育人,兴建了一个四梁八柱,十间大瓦房的“义学堂”,至今传为佳话。

时光如水,经过隋、唐、五代、宋七百余年,几经风雨洗礼的鹳雀楼,毁于战争,仅存故址。

由于黄河不断泛滥,河道摆动频繁,随之,故址也难以寻觅,空留《登鹳雀楼》在人们吟咏叹惋之中。

元代王恽的《登鹳雀楼记》云:“由御史里行来官晋府,十月戌寅,按事此州,获登故基,徙倚盘桓,逸情云上,虽杰观委地,昔人已非,而河山之伟,云烟之胜,不殊于往古矣。”比较起来,至元壬申(公元1272年)三月,到永济做官的王恽是幸运的,尽管他见不到鹳雀楼本来的面目,但他依然可以登临古基,慨叹沧海桑田的变迁。

到了清初,诗人尚登岸就只能在永济府西城楼,无限怅惘地写下这首怀古之作了:“河山偏只爱人游,长挽羲轮泛夕流。千里穷目诗句好,至今日影到西楼”。

永济府志记载,在明初时,鹳雀楼故址尚可寻,只是很快就泯灭了。鹳雀楼复建工程于近年提上日程,1997年底正式开始,20029月落成。新楼外观四檐三层,总高73.9米,内分六个主题,合成一副繁荣的大唐蒲州盛景。在顶楼,“极目千里”的雕塑,还原了王之涣当年作诗的情景。

薛用弱《集异记》曾经记载:高适、王昌龄、王之涣在旗亭(酒店)饮酒,适逢旁边座中有十几个歌女宴会。三人订约:“我辈各擅诗名,今且观这些歌女唱歌,谁的诗入歌词最多,谁为优胜!”当时一位歌女唱“寒雨连江夜入吴”,王昌龄举手画壁:“我一首!”另一歌女唱“开筴泪粘臆”,高适举手画壁:“我一首!”又一歌女唱“奉帚平明金殿开”,王昌龄又画壁说“我的两首了”。

王之涣指着其中最漂亮的歌女说:“这位姑娘所唱如非我诗,我终身不敢与各位争衡矣!”俄而,那歌女唱的果然是:“黄河远上白云间,一片孤城万仞山。羌笛何须怨杨柳,春风不度玉门关”。三人大笑,移座和众歌女欢饮一日方休。

可见,王之涣的《凉州词》在当时早已传遍四方。古今论者皆以为这首诗虽极写戍边者不得还乡的怨情,却写得悲中有壮,悲凉而慷慨,没有衰飒颓唐的情调,传达出战士们卫国戍边的责任意识和担当精神,表现出盛唐诗人放达争衡、知己相契的精神风貌。正是“旗亭画壁”的故事,给瘦弱的王之涣增添了一种别样的风采,让有心之人在仰慕李白、王维这对诗坛仙佛的同时,也把关注的目光投向了他。

王之涣才华绝世,可惜终不见用,天也不假其年,实在叫人叹惋。但是,一首《登鹳雀楼》,令一座本来可能微不足道的鹳雀楼,万世流芳,这足以让他名传千古了!

有人说:“文官之显赫,在官,而不在文,他们作为文人的一面在官场也是无足观的。但是事情又很怪异,当峨冠博带早已零落成泥之后,一杆竹管笔偶尔涂划的诗文,竟能镌刻山河,雕镂人心,永不漫漶。”

尽管王之涣只有六首诗流传下来,其《凉州词》却被章太炎盛赞为“绝句之最”,千百年里,和《登鹳雀楼》一样“镌刻山河,雕镂人心,永不漫漶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(本篇完)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

    今期2019年全年动画玄机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