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万军
程万军 新浪个人认证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29,636,996
  • 关注人气:42,118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正文 字体大小:

北洋政府真的对文人好么

(2019-07-15 07:11:52)
标签:

北洋

文人

强国

复古

历史

分类: 2019年新作精选(中日)

         北洋政府真的对文人好么

很多人以为北洋是个好时代,因为中央军阀和地方督军们对文人比较客气。让知识分子得到了尊严,事实真的如此吗?

北洋政府真的对文人好么

回放历史,看看那时的军政大员们究竟是怎么对待议政文人的。

首先看北洋一哥袁世凯。

袁世凯曾公开扬言自己的统治之道:一手拿钱,一手持刀。听话给赏,不听看刀。文人在他眼里,形同妾身。可以宠,可以惯,但坚决不让他们成为主人。

且看1913年10月6日,选举正式大总统的三次投票袁世凯面对国会大多数文人的做法。

      那选举一开始还算正常。第一次投票,袁世凯得471票,其他几个候选人得票寥寥。虽然袁得票最高,但因为某些议员投了无效票,因而袁得票没达到法定四分之三多数,所以还需再进行一次投票。

       接下来,非常手段就上来了。选举会场外数千名假扮群众的军人闯入会场,将议员们围了起来。大声嚷嚷:倘若你们选出辜负众望的大总统,我们是不答应的!要是所选非人,今天各位就甭想走出会场

       大多议员文人被这场面吓坏了。但有些议员们还是颇有骨气,偏不肯将票投给袁世凯。在第二次选举后,袁世凯虽然得了497票,仍旧没有达到法定多数

        议员们打算明日再进行第三次选举。但这些“群众”不答应,将会场团团围住,就连四面围墙也站满了军警。议员们饿得想出大门找点吃的也不行。走到门口,便被拽住,轻则破口大骂,重则拳脚相加,把议员们打得逃回会场眼看不继续选举就不许出门,议员们也只好忍气吞声的接着进行第三次投票等到投票结束,袁世凯得了507票,终于过了半数,当选为中华民国第一任正式大总统

          就任正式大总统的袁世凯又是怎么对待议政文人的呢?解散议会,废除约法。所以他的秘书顾维钧认为:“袁乃假借民主政府之名,实行专制独裁之实。袁解散国会,另行成立了所谓约法会议。约法会议这个机构,只被咨询,其作用不过是在袁世凯送交的文件上盖章而已。”总统府秘书长张国淦也持同样看法,认为:“政治会议完全为袁世凯操纵利用的机关”。议政文人已成为袁某人掌中花瓶。对于花瓶,主人自当不轻易摔碎,但终究不是什么重器,跟枪炮、军队乃至政权,端的没法比

所以,鲁迅后来对袁世凯有了这么一句评价:“袁世凯略知怎样对待知识分子对稳定统治最为有利。”这显然不是褒扬,而是反讽。

        袁世凯之后,北洋二哥三哥对于文人也与大哥大同小异,段祺瑞偏用刀,把梁启超等进步党强力驱逐。而曹锟比较委婉,偏花钱,买文人手中选票。

    再看北洋政府最后一任当权者张作霖与文人关系

     史料显示,大概是因为出生草莽,自己从小没有上过几天学,所以张作霖很是羡慕有文化的人,对于文人是相当的尊敬。每每有文人拜访张作霖总是亲自迎接。而张作霖对待手下的文职人员,更是异常温和经常看望文职军官

  但是张作霖率大军打下京城之后,对文人就开始翻脸了。他首先开了杀戒的,就是一个文人,这个人就是邵飘萍。《京报》创始人, 张作霖到了北京的第一个命令就是将邵飘萍抓了起来,并将邵飘萍划归到叛军冯玉祥一伙,将他枪杀。你有撒娇权,我有杀你权。

也许有人会说,北洋时代不是发生了中国新文化运动吗?这难道不足以证明北洋政府的开明?

其实,细细翻阅那段历史,可知那恰恰是北洋政府的倒行逆施、大搞复古时,倒逼出的民国第一场启蒙运动。

19159月,就在袁世凯祭孔复古如火如荼时,北京街头出现了一本从上海发行过来的新刊:《青年》。这本刊物的宗旨,就是要在中国树起人权与科学两面大旗。

一年后,《青年》更为《新青年》,人权的提法由民主取代,两面大旗改为民主与科学。

《新青年》的介绍写得很清楚,此刊原在上海创立,后迁至北京。主办:北京大学《新青年》编辑部。主编:陈独秀。主笔有胡适、鲁迅等。他们的身份都是北大教授。因为当时北大校长,是近代精英中的教育家、同盟会元老、留法学者蔡元培。民国初建时,蔡元培担当首任教育总长。19171月,正式出任北京大学校长。上任伊始,他即对保留着浓厚封建教育传统和陈腐校风的北京大学进行改革。提出“循‘思想自由’原则,取兼容并包主义”,即“思想自由、兼容并包”,从而开一代学术自由之风,众多名流学者荟萃北大。使北大成为二代精英中思想精英的摇篮。

毋庸置疑,蔡元培是《新青年》乃至这场新文化运动的总后台,公认的“新文化运动之父”。

那么,这些精英们为什么要搞这样一场运动?

因为敏锐的他们发现,民国虽然表面变制,但人心却没有变。专制主义幽灵仍在国中游荡,其附属之物愚昧迷信还大有市场。

本来,孙中山以西方国家的社会政治制度为蓝本,创立了民族、民权、民生三大思想,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提出比较完整的共和国方案,并将其付诸实施。但袁世凯及北洋军阀上台后,利用封建思想禁锢人们的头脑,维护自己的统治。中国思想文化界出现了一股尊孔读经、复古倒退的逆流。各种贩卖旧国粹的学会组织纷纷出笼,它们利用人们对辛亥革命后局势的失望情绪,诋毁共和制度,诽谤民主思想,要求定孔教为国教。同时,粗俗鄙陋、格调低下的文艺作品大肆泛滥,鬼神迷信之说广为流行。这些东西严重束缚着人们的思想,扼杀着民族的生机。

严峻的现实使新思想精英认识到:民国伊始,军阀武人对民主政治的颠覆,亦是人心问题。因为军阀脑子里,以旧思想根深蒂固,民主政治没有赖以依存的文化支撑。

“数年以来,创造共和再造共和的人物,也算不少。说良心话,真心知道共和是什么,脑子里不装着帝制时代旧思想的,能有几人?

“要帝制不再发生,民主共和可以安稳……非先将国民脑子里所有反对共和的旧思想一一洗刷干净不可。”

这是新青年主编陈独秀的振聋发聩之语。

他说的句句实情。就拿一直跟在时代前沿的维新派代表人物之一梁启超来说吧,戊戌变法时站在光绪皇帝一边,民国初年又站在袁世凯一边,袁世凯倒了,又和调和派黎元洪组建进步党,用国家主义对付宋教仁的国民党,说识时务、与时俱进是好话,不好的话,则是左右摇摆、顺风使舵。

陈独秀明白无误地告诉国人,中国人的人心没有质变,仅靠西方政治制度的移植难以救中国。要从根本上改造中国,还要有文化的觉醒和思想的启蒙。

新文化运动就在这种情况下发生了。

必须承认,这场运动是在北洋政府眼皮子底下发生的,没有北京政府统治力分散而带来的宽松环境,就不会有新文化运动。但同时也必须认清,新文化运动不是北洋政府主动推动乐见的结果。倒逼新文化运动的北洋政府,并没有给民国带来希望。

这一点,从新文化运动的突然死亡就可一现端倪。19195月,新文化运动激流勇进。因中国政府在巴黎和会上“丧权辱国”,北大学生领袖发动了一场更加猛烈的全国性示威运动即五四运动,北洋政府终于无法容忍,逮捕了过激学生,并扬言解散北大。为了保全北大,保护学生,59日,蔡元培愤而辞职离开北京。新文化运动至此偃旗息鼓。

由新文化运动起始结束可见,北洋政府统治中国时期,不是开明,而是力不从心。这有点像中国的春秋战国时代,中央统治力有限,地方势力林立,造成人才选择多元时代,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。 但自由民主,这绝不是北洋军阀主动乐见的结果,如果他们其中任何一人武统了全国,形势将马上朝着独裁专制方向发展,这是没有任何悬念的。所以,指望一个复古的弱政府带领国家走向富强,不是所托非人,就是异想天开。

  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

    今期2019年全年动画玄机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