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环珮空归
环珮空归 新浪个人认证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1,349,414
  • 关注人气:7,181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正文 字体大小:

有琐记:没有年会的年,拿什么来激扬士气。

(2020-01-15 08:59:04)
标签:

环珮空归梅子

情感

分类: 梅眼横飞(允许片刻挽留)
发于《太原晚报》2020.1.15,有删节

没有年会的年,拿什么来激扬士气

文:环珮空归

一到年底,又是各大知名不知名公司晒奖金+吐槽年会的时间了,前有当年腾讯“王者荣耀”游戏部门最高至48个月的年终奖,后有迈克马云在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年会上的小脏辫+铆钉皮夹克摇滚造型。不好意思,我们一个五线小城基层单位全没有。按律,不敢有,也真没有。我们倒是有考核指标几十页,要一一准备印证资料以待检查。
 
但我们沮丧了吗?没有。老舍说过,冷也得过年,热也得过年,过年是种艺术。所以,为了过年这个艺术节,已婚妇女们要洒扫除尘顺便筹划着烫个头,还要买干果糕糖定制祭献馒头,要把全家老小从里到外的新衣购置全,计划定得井井有条状态调得斗志昂扬。但这个节,已婚男士贡献不大,大概是丧偶式育儿之后又一项特色活动:丧偶式过年。
 
不过,我在此提醒一下已婚男士,力气不想出,就不要多藏私房钱了,不是前一阵还有个真实案例吗?说肯尼亚一女子发现丈夫与别人有染,于是将丈夫作价1700肯尼亚先令(约合人民币120元)直接卖给了对方,然后将收到的钱全部给孩子买了新衣。事主还有个镜头,她说,她不会带着2019年的晦气进入新生活。——这行动力和宣言都很硬核了。
 
不过,没有年会没有奖金独自动手备年货的我国妇女们,虽然卖不了丈夫,也都攒钱给娃买新衣了,好像更硬核一些。
 
昨天收拾柜子,翻到了一个VCD盘。这是我们唯一一次年会的翻录,年代甚久,连播放的机器都没了。记得当时下了强令指标,各部门必须出节目。——是的,我们都比较忸怩,虽然强烈渴望年会的乐子,但都抹不下脸露一手。有手诏后,大家就有逼上梁山的感觉了,戏精就有借口附体了。
 
在我有限的记忆里,最让人爆笑的节目是甩葱舞,几个五大三粗的男同事,戴上金黄色的鸡窝头假发,系着喂猪师傅的及膝大围裙,挽着袖子抡着胳膊就插秧式入场了。因为保密工作做得好,我们悚然一惊,都没认出这些大块头宋小宝是哪位。沉默几秒后,是海啸般的笑声。感谢他们不惜抹黑自己,为大家的快乐作出杰出贡献,也永远占据了我的记忆一角。
 
而我部门,只有我和一个大叔,我低瘦白,他高瘦黑。来个三句半吧,缺人;说相声吧,时间仓促,背不下词。军令不可违,我立即匆匆草就一个小剧本,挖掘局里的帅哥和美女各一枚加入,最后,我们仨以走秀为主撂段子为辅,完成节目任务。总之只要颜值抗打,满场乱飞就OK了,毕竟是原创呢。记得现场还有人在观众席里接话头,倒是热热闹闹,也还反响不错。
 
其它节目,合唱比较多,比如财务部尽显女声团的柔美音色,看不出来,大伙都是深藏不露的麦霸嘛。有异域独舞的,行头也是一应俱全,跳起来叮叮当当花团锦簇。舍得下本钱的部门,还自掏经费购置统一服装的。有不服输的,还雇佣了专业演员来叫阵。那可不必了,虽然精彩,但是失去了亲切感。
 
今年的“年会”,比较特殊。各单位要分别录制个汇报一年工作成绩的节目。作为一个无名小卒,有充当人肉背景的需要,但事先完全不知。那天,正赶上调换办公室,我蓬头垢面衣衫不整,就被紧急叫去和一群同事补录开会场景。我一袭肥大的大白袄,一张只抹了润肤露连眉毛都没画的脸,不能给单位丢脸,算计着就躲在一个镜头拍不到的角落,心想这下可万无一失了。后来看到成片时,我是被另一角的移动摄像师拍到的,像个大白馒头暄腾腾地,还有个正脸。
 
到正式充当人肉背景上观众席的时候,我自觉主动地专门花了半小时擦了粉描了眉涂了唇膏簪了发圈。算我这一年最隆重的时候了。到了现场一看,姐妹们都心照不宣地打扮过了。等待时间过长花了妆后,还人手一个唇膏补起妆来,敬业了。等主角在台上铿锵有力地汇报时,我们时而鼓掌,时而按投票器,也认真聆听了专家团的点评,个个都是一枚合格的棋子。当大屏幕闪现出一项项工程画面时,真的还挺自豪。


我想,这个特殊的“年会”,不够嗨但是也能占记忆一角了。因为,我都算人肉屏风里年龄最大的一拨了,指不定下次录播时就被淘汰了。犹记当年,我穿着绿夹克,扎着马尾巴报到时,可是全单位最小的一个,还偷偷在自己办公室贴了一张王祖贤的画报。画报上的她剑眉朗目,长身玉立。而今,情伤隐退后的她,只是屡屡出现在前恋人齐秦的返场秀的开场白中。古龙在《多情剑客无情剑》中写道:“美人迟暮,英雄末路,都是这世上最无可奈何的悲哀。”可普通人的你我,只怕连悲哀都没有,只有麻木。
 
百科辞典指出,年会主要目的是答谢客户,激扬士气。我们没有年会的,拿什么激扬士气?《四世同堂》里,南京沦陷了,瑞宣一冬都没皮袍御寒,因为皮袍为了生计送到了当铺。过年时,家里什么也没有,太太催促,他建议把太太唯一的爱衣灰鼠袍子也送当铺去。太太生气了,说过日子只有添置东西的,哪里有专门送走东西的?她是争一个居家过日子的道理,但灰鼠袍子最终还是躺在了当铺里。但这拮据并不影响瑞宣对抗战必胜的信念。他的士气靠对时局的观察和思考。
 
我们的年,有岁岁平安和一个接一个的快递盒子。有一拉柜门就倾泻而出的袍子褂子,有满坑满谷的粮油蔬菜,有随手就能打骂的老公和儿子。就是成了新贵的猪肉,也没少吃。这年,有迟暮没末路,虽然寻常,倒也还行。

2020年1月11日

有琐记:没有年会的年,拿什么来激扬士气。

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

    今期2019年全年动画玄机图